限速牌砸坏私家车车主打55个电话没弄清谁管

永利8901com

2018-10-20

  17日中午,抚顺拉古乡政府东300米左右,拉古信用社门前。 赵先生把车停在路边,打算到附近饭店吃口饭。

没走出几步,身后传来一声重重的砸击声。 “回头一看,路边限速提示牌倒了,正好砸在我车的前部了。

”他说。

  上前仔细查看,轿车的A柱、前风挡玻璃、前机盖被砸伤。 倒下的提示牌长约5米,上有“40”、“雷达测速超速抓拍”字样。

  再看砸车的限速提示牌,赵先生发现提示牌的立柱从底部断开。 “这车买来不到3年,才开了万公里,平时也没啥刮碰,没想到停车还能被砸……”  饭也顾不上吃了,他赶紧掏出手机拍下现场,又赶快通知了保险公司,“这个牌子上没有摄像头,只是个杆子上面挂着牌子。 ”  车被砸挺郁闷,但赵先生没想到处理起来会更上火。   一下午没找到归谁管  “保险公司的人到现场勘查后告诉我,得找到这个限速提示牌的产权单位。

”赵先生无奈地说,“保险公司的意思是,即便产权单位不给赔,起码得给个‘无赔偿能力’的说法,否则没法走理赔程序……”  从17日中午开始,赵先生开始打电话寻找砸车的提示牌“归谁管”,没想到一直到天黑,两个手臂举电话累到酸麻,也没弄明白到底归谁管。

  “我先报122,回复说得找开发区交警队事故科。 ”赵先生说,打电话到事故科,得到的答复是“不归我们管,牌子不是我们立的”,于是再次给122打电话,这次的回复是“可以去问问所在区交通局”。   赵先生照办,又被建议去问城建局,“都说不归自己管,都给我建议,接下来我先后打电话给城管、公路、开发区管委会等部门,最后实在没办法还打了市长热线……”直到天黑,他仍没找到“归谁管”。   两天打了55个电话  赵先生说,当晚7时许来了3名路政工作人员,“他们说是来维持秩序的,担心现场不拆除会引发次生事故,但同样表示这个提示牌不归他们管。

”  当晚8时许,赵先生无奈同意拆除现场。

18日,他继续打电话寻找砸车提示牌的产权单位,“从市里到区里,从交警、交通到城建、路政,包括开发区各个可能有关联的单位我都问了,没一个说归自己管。 ”  赵先生调出了17日、18日的通话记录,截图发给辽沈晚报记者,其中为搞清楚提示牌所属单位的通话有55个,不包括打114查号。   “现在车还没送到4S店,不清楚修理所需的确切钱数。

”他说,4S店凭照片估计维修费用约2万元。 19日,记者联系相关部门,开发区交警肯定地表示“不是我们立的,不归我们管”并建议去问城建部门,而城建部门建议去问拉古乡政府……。